今晚好好和媳妇睡觉。

两人小别胜新婚,在房间里翻云覆雨到大半夜才睡下去。

修仙者就是好,不会觉得累,爽的不要不要的。

最后两人安静躺着时,苏以珂给徐振东讲了一些家里人的情况,爷爷奶奶的身体越来越好,每天被灵气灌溉,身体倍儿爽。

而且爸爸和二叔都升官了。

妈妈的事情也解决了。

不过听说的是最近何家和蟹家的生意上遇到了很大的阻碍,这些都跟徐振东无关。

堂哥徐振兴的公司得到了很多资源,公司也变大了,变成百人左右的公司,所有的项目都进行的如火如荼,目前还在扩招。

堂妹徐幼荷则进入滨江省的倾城国际分部工作,一切都很顺利。

徐振东终于放心,家里顺心,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满足。

一夜无事!

东边露出鱼白肚,灰蒙蒙的天空亮起,两人起床,走出房间,已经闻到了香喷喷的早餐和药膳。

可爱的长辫子少女

这是陆雨筠做的,徐振东注意到了陆雨筠的面色红润,得到了爱情的滋养,仿佛年轻了许多。

不过他没说什么,至于她和苏天雄的事,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。

如果有需要,自己才插手也不迟。

“振东,听说最近挺忙的,来,多吃点!”陆雨筠盛了满满一碗药膳给他。

“谢谢伯母!”徐振东道谢。

“我听以珂说,在家,他都对父母喊爸妈了,还叫我伯母吗?”陆雨筠有点消赌气的说道。

“妈!”徐振东有些不好意思的叫了一声。

“哎!乖孩子!”陆雨筠很开心的应了。

再盛一碗药膳,递给蛟龙,说道:“这碗给的。”

“谢谢阿姨!”蛟龙平静的说道。

“蛟龙,吃完就先回龙息总部,我去一趟医院,估计下午过去。”徐振东说道。

好久没去医院看看了,那才是属于他的地方,不过去看看,总觉得心里缺点什么。

苏以珂和徐振东分开停留,有些舍不得离开,便没有离开,跟着徐振东去医院,而陆雨筠去药膳坊工作。

两人来到医院,很多护士,医生看到徐振东都非常开心的喊了徐医生,徐振东也是一声声回应。

“师父,回来了?”刘若香看到师父的身影,非常开心,看了看师父和师娘身后,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,有些失望,说道:“师父,小宇呢?”

“他还在龙息,再过不了多久就回来了。”徐振东说着,他也知道刘若香想念罗小宇,但小宇的修炼还没完成。

“哦!”刘若香有几分伤心,说道:“师父,最近医院一切还算比较正常,不过医学界掀起一股反神农的风潮,对我们来说算是个坏消息,也算是个好消息。”

“走,我们到办公室去说。”

三人走到办公室,苏以珂帮两人沏茶。

“即使好消息,又是坏消息,此话怎么讲?”徐振东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,说道。

“目前中医界形式一片大好,由我们神农医院推出去的医书也得到了广泛的认可,很多人民群众改变了中医就是骗术的想法,也非常相信中医。”

“越来越多的中医院,中医生得到了社会上的认可,我们推出去的医书,针法都非常有效,得到了业界的认可,这一切,对于我们神农医院乃是整个中医界来说都是好事。”

“但是,对于西医界来说就不是那么好了,他们总是觉得我们抢了他们的蛋糕。”刘若香说到这里,有些无语,喝了一口茶,继续说道:“中医本来就有的,蛋糕就那么大,但由于我们神农医院推出的医术,针法效果显著,很多原本觉得必须去西医医院看病的病人来了中医。”

“所以西医为主的医院,西医生对中医界产生了敌意,更对我们神农医院产生了浓烈的仇视,我们的员工更有在外面受到欺负的情况。”

刘若香说着,有些无奈,她也是不知如何是好。

中医推广,众多医院合作,得益的是病人,患者,可是动了西医医院和医生的利益,所以他们想要反抗。

果然,不仅仅是商界存在这种利益上的纠纷,医学界也存在这样的纠纷。

只要威胁到他们的利益,纠纷就会出现。

徐振东眉头一皱,这还真有点难住他了,要是比医术,他不惧任何人,但处理这种事,还是有些吃力的。

而且一个人如何抗衡所有人。

“我们神农医院推出的医书,针法都给了很多医院,那些医院也有很多事中西结合的医院,难道也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?”

徐振东疑惑的说着,很多大医院都是综合性医院,虽然西医为主,但也有中医在里面。

“有,甚至在燕京医院附属医院还有中西医生打架的情况发生,主要是中医科抢了不少西医的病人,利益冲突。”刘若香无奈的说道。

徐振东也是有些无语,没想到推出更好,更惠民的医术也会引起这样的恶端,完全更想象中的不一样。

推行中医之路,看来不是那么好走。

“中医协会那边有什么说法吗?”徐振东问道。

华夏中医协会应该会注意到这个事件的,而且出现这样的情况,他们应该笑了,所以肯定也会想办法应对。

“暂时还没有官方出来表态。”刘若香有些紧张的说道:“我知道了中医学会肯定会想出办法处理,但目前很多医院对我们神农医院的敌意很大,我们的员工在外面被打不下于三次。”

“而且就目前这种情况,不仅是在燕京,就连中海省那边也出现了西医院和医生故意黑化我们神农医院,有些人使用网络暴力攻击我们神农医院。”

燕京是国家的首都,也是消息最为发达的地方,神农医院在燕京的强势,已经影响到了西医院的蛋糕,在别处出现的神农医院,必然会引起当地医院的警惕。

也就先下手为强,先黑一把神农医院再说。

“看来事情远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顺利,我们想要推进中医,必须先过国内西医这一关,我会继续关注此事,也关注,并随时向我汇报最轻情况。”

徐振东认真的说着,这件事很严肃,说道:“多和中医协会那边的人沟通,看他们的风向,如果有必要,我可以出来一战。”

“就我这边还得回龙息一段时间,只能暂时辛苦了。”

你可能也会喜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