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
封小瑜没去礼部,而是让护卫去找了清舒然后她自己去了沁香园。却没想到,一壶茉莉花茶快喝完清舒才到。

“你忙啥呢?”

清舒说道:“刚巧有些事要处理,所以就给耽搁了。”

封小瑜有些诧异:“管郎中给你指派了差事?”

清舒点点头说道:“他今日让我整理卷宗,你的人过来时他正好再跟我说这事。”

封小瑜没兴趣了:“要我说你也太好性了,露面的事不让你做,这种杂事就知道指使你了。”

“反正也没事,多看看卷宗也是好的。”

封小瑜知道自己劝说无用,也就懒得再费唇舌了:“我这次啊,是受关振起所托来谢你的。”

“关振起谢我,这话怎么说?”

知道缘由后,清舒笑着说道:“景烯故意这般说的而已。以他们两人的关系,没有我景烯也会让他住的。”

“不是你,他们也成不了朋友的。”

少女洁白冬日写真用棒球热身

清舒喝了一口玫瑰枸杞花茶,放下杯子后说道:“景烯与我说关振起太傲了,在书院人缘很差。等你们成亲后,这方面你要注意一些。”

封小瑜不在意地说道:“话不投机半句多,既合不来何必勉强。勉强做的朋友,也走不了长远。”

听到这话清舒笑了下没再劝。不得不说门当户对真的很有道理,至少身处同样的环境待人处事的方式与想法差不多。

两人去了隔壁的一家酒楼吃饭,一边吃一边闲聊。

封小瑜有些抱怨道:“皇上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宣召我祖母进宫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事?咳,我祖母都累瘦了。”

虽然在包厢内,但说这话的时候她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

清舒心头一动:“长公主就管着礼部跟文华堂,皇上召见她做什么?”

“我也纳闷呢?你说要身体不舒服,可以让她的妃子或者太孙殿下陪着。要是家国大事,也犯不着跟我祖母商议啊!”

清舒岔开了话题,问道:“我听说玉贵妃失宠了,是不是真的啊?”

“是真的。上次在围场皇上遭刺杀她不护驾反而躲后面去,回京后皇上对她就冷淡下来了。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太孙当时冲上去替皇上挡刀,这份孝心无人可比。”

“是啊!连我祖母都赞叹了,说太孙孝心可嘉。从围场回来,皇上处理政务时都带着太孙。”

清舒将这些事话都记在心里:“你跟太孙接触过,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封小瑜想了下,说道:“他是个很温和的人,待身边的人都很好。不过我跟他没深入接触过,并不太了解他。倒是我祖母说过他谦虚平和、虚怀若谷,将来必能给大明百姓带来福祉。”

清舒笑了下说道:“没想到长公主对太孙殿下评价这般高。”

封小瑜笑着说道:“我祖母很喜欢太孙殿下的,不过他对我祖母也很敬重。”

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聊了许多。

吃过午饭,清舒又回了礼部继续整理卷宗。她做事细心,写的字又漂亮,所以管郎中才将这差事交给她做。

将手中的卷宗都分门别类地整理好了,清舒坐下来想事。

林菲问道:“姑娘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在想等会要不要去福运楼买只烤鸭带回去?安安都念叨好几次,说想吃烤鸭了。”

“二姑娘想吃那就去买呗。”

回去的路上,林菲看清舒陷入沉思之中也不敢打扰。

一直到家,她才说道:“姑娘,已经到家了,该下马车了。”

进了宅子,清舒与蒋方飞说道:“你现在去金鱼胡同一趟,与景烯说让他明早过来下,我有事与他说。”

结果,半个时辰后符景烯就跟着蒋方飞一起过来了。

“清舒,你找我什么事啊?”

清舒看向蒋方飞道:“你怎么传话的?”

符景烯说道:“是我不放心,清舒有什么事你现在就说不用等到明早。”

“那去书房说吧!”

安安过来的时候,正巧两人进了书房。林菲拦着她说道:“大姑娘跟蒋少爷正在谈事,二姑娘你晚些再进去吧!”

“那我等着吧!”

进了书房,符景烯赶紧问道:“清舒,你碰到什么难事了?”

“我没事,我就有一些猜测,也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。”

符景烯不乐意了,板着脸道:“怎么还跟我见外,什么事你直说就是了。”

清舒笑了下说道:“我猜测这次殿试很可能是太孙殿下来监考,并且题目也有可能是他来出。”

符景烯先是一惊,转而就点头说道:“你说的这种确实有可能。皇上真心为太孙着想就肯定要为他培养帮手,而这次殿试就是最好的机会。”

“这只是我的猜测,不一定准确的。”

符景烯点点头道:“嗯,我会做两手准备的。”

清舒想了下说道:“县主说太孙是个温和的人,对待身边的人都很好。长公主殿下说他谦虚平和、虚怀若谷。至于具体的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她说这些,主要是想让符景烯对太孙殿下有个了解。

“对了,他喜欢过易安还去求皇帝赐婚了,不过最后没成。其他人包括易安在内都觉得他是冲着邬家的军权去的,可我觉得他可能是真心喜欢易安。”

符景烯对这事很感兴趣:“为何你会有这样的想法?”

清舒说道:“没有缘由,就是一种直觉。”

符景烯失笑,说道:“那我从十一岁就开始喜欢你,你怎么没察觉到?”

清舒盯着他道:“我当时才九岁,你就对我起了心思?那你岂不是禽兽。”

符景烯哈哈大笑,其实他那时候的喜欢就是一种好感并不是男女之情。

安安听到那笑声很好奇,说道:“你说我姐跟说了什么,让姐夫这般高兴?”

林菲摇头说道:“不知道,你想知道等会问下大姑娘啊!”

安安才不问呢!

清舒与符景烯谈完话就去了主院。

顾老夫人埋怨清舒道:“你这孩子也真是的,不知道景烯在准备殿试的事吗?有事派人传个话就好,做什么还将人叫来?”

符景烯说道:“清舒这次叫我来,就是说殿试的事。”

顾老夫人这才没说了。

你可能也会喜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