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是唇语交流,根本没有人察觉到两人都说了什么。

短暂的错愕之后,会场中响起来的,是山呼海啸的欢呼声。

这两位大人物的对战,早已是万众瞩目,翘首以盼。

“师尊,您的游龙剑。”

多由子身体一躬,双手呈递过来一把寒铁长剑。

剑刃锋利,犹如生出一道道寒光,使人望而生畏。

然而,千隼帝人没有接剑。

而是说道:“不用游龙,把滴水拿过来吧。”

“师尊,您……”

多由子面容大惊,快速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,连忙压低声音,“对付这种小鱼小虾,何必要请出滴水。”

千隼帝人笑着看向唐锐:“唐使实力,配得上滴水剑。”

话音一落,场人都不禁生出神往之色。

萝莉美女的性感私房

不愧是大剑豪!

出战前,还要对所用之剑严挑细选,一看就逼格满满。

而当多由子从一位同门手中,接过那把滴水剑的时候,场人的呼吸都不禁一滞。

那剑,太漂亮了。

通体碧蓝,清澈如许。

光照耀上去,竟在剑身上流淌起来,好似是一幕滴水之象。

“哼,师尊真是给足你面子了。”

多由子看向唐锐,脸色绽放不屑,“能死在师尊的滴水剑下,不知是多少剑客梦寐以求的事情。”

唐锐笑着抖了抖肩膀:“动不动就想死,那你们岛国的剑客还真是没出息。”

“你!”

多由子眼皮一跳,气的娇躯震颤。

但紧接着,她的目光就倏然僵怔住。

直勾勾看着唐锐拿出来的一把剑。

剑身通体湛银,气息骇人。

即便是相隔十几米远,也能感受到剑身上那一抹精纯的剑意。

相比之下,滴水剑就如同一把外观精美的艺术品,给人一种中看不中用的感觉。

“好剑!”

千隼帝人目光大亮,赞许之下,却是一丝狂热的贪婪,“看来我拿出滴水剑,果然不错。”

说完之后,他便动了。

轻盈如一只飞鸟,落地时,无声无息。

但整座会场,仿佛都掀起一丝气流,迎面扑来,使人感到面部一阵刺痛。

不动则已,一动惊人!

这便是剑豪之姿?!

然而,会场中的动向,根本容不得他们有太多分神,刚在心中生出赞叹,那把碧蓝的滴水剑,便席卷起惊涛骇浪般的气势,朝着唐锐轰刺而来,刹那间,千重万叠的力量倾泻出来,仿佛海啸,要把唐锐吞入其中。

擂台上,无数人都瞪大眼睛,被这一剑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他们许多人都自诩一方高手,但他们在面对这一剑,却有种避无可避,就此终结的感觉。

而更可怕的是,这一剑并不是刺向他们。

那身在其中的唐锐,是什么感觉?

“好一招镜心一刺。”

郑本阳含笑开口,“无清,你看清楚千隼兄的剑招,这镜心一刺是镜心流派的高招,看似简单,却有万千变化蕴含其中,唐锐想要闪避的话,必须把速度开到极致……什么!”

正说到一半,郑本阳的脸色徒然怔住。

不仅是他,所有看出这一剑霸道的观众,都流露无限震惊。

他们赫然看见,唐锐长剑紧握,果断前冲。

可前方,是海浪万重,必死之局。

唐锐不闪不避,竟打算就这么硬接下千隼帝人的一剑?

螳臂当车!

以卵击石!

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第一直觉。

“哼,结束了。”

多由子嘴角漫起笑容,高傲不已,“还以为你能撑个十几秒,看来,一招就要成为师尊的剑下亡……”

可惜,那个魂字还没有说出口。

场上的变化便如同一记闪电,将她整个人劈成痴呆。

铮!

两把寒锋交撞,所掀起的声响,宛如在耳边拉响警报,直击耳膜!

所有人都下意识捂住了耳朵。

而一些动作慢的,耳膜竟生生被贯穿,一缕鲜血流淌出来。

“什么!”

郑本阳实力雄厚,倒是不需这种动作,但也正因如此,他能够第一时间看见场内变化。

惊呼时,郑本阳也霍然而起,眼中写满震骇。

只见唐锐与千隼帝人两人,沾之几分,已经重新回到原始位置。

而他们脸上,都没有太多神情变化。

若说千隼帝人如此,那实属正常,毕竟在他身上,缠绕太多光环。

岛国最年轻剑豪,记录在册的二品大高手,镜心流派数百年来,最年轻的传承者!

唐锐何德何能,可以接下千隼帝人的一剑?!

然而,唐锐就是接住了。

并且是旗鼓相当,不落下风。

这也太可怕了吧!

“一定是师尊放水了。”

落针可闻的现场,只有多由子发出声音,“师尊太善良,面对这种小角色,竟然还给足面子,让他能死的好看一点。”

其他千隼帝人的弟子,也都目露不屑,抱着同样想法。

但他们唯独看不到,正背对他们的千隼帝人,眼中亦是充斥着难以置信。

区区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竟在剑招上,与他相互持平。

尽管刚才的镜心一刺,并没有用出他部实力,可这一幕,也是他没有想到的。

整座岛国,恐怕也找不到这样强势的年轻人吧?!

这时,无人注意到,有几道高大身影,正从另一入口出现,来到了郑本阳等人的旁边。

“方会长,颜家主?”

郑本阳看见来人是方世豪、颜振侠等人,不由怔然了一瞬,随即才露出虚假的笑容,“你们可是迟到了,这一战最精彩的一幕,已经过去了。”

饶是他惊颤唐锐能够接下那惊世骇俗的一剑,但也不觉得唐锐真正拥有与千隼帝人一战之力。

恐怕,那是唐锐临死之前,最后绽放的一点盈盈之光。

“最精彩?”

方世豪与颜振侠闻言,默契的相视一笑,“那你可就错了,那一剑,仅仅是个开始。”

郑本阳的呼吸不禁一滞。

转眸看向会场。

此刻,千隼帝人第二次发招。

比起先前一剑,声势更加浩大,如狂风龙卷,浩大剑意,朝着唐锐扑杀而去。

嗡!

唐锐仗剑一挥。

劈斩而上。

又是一声震颤心魂的金属交击之声,两个人齐齐后退,又同时站稳!

你可能也会喜欢: